湖北利川竟然有這么原生態的古院落,不看可惜

2019-12-23

    斑斕金秋已落幕,孤寂寒冬正登臺。為了留住今秋最后一絲記憶,一個月前,筆者專程來到湖北省利川市涼霧九渡溪一帶

在喀斯特地形占絕對主角的利中盆地,涼霧官屋、蓮臺、九渡溪、馬前一帶竟然擁有非常罕見的石英砂地貌。除了別具一格的凈水、沃土和青砂石之外,其山體巖層也獨有一番韻味。由于從小生活在與其相似的環境里,這種地方更能喚起塵封已久的記憶。

 

在蜿蜒而上的盤山公路上,我與一群放學回家的孩子不期而遇。“銅錘、剪子、布,輸了不許哭”這種邊走邊玩的即興游戲,不正是童年無慮的真實寫照么?

 

向山而行,大有一種不抵山頂不折返的無悔決心。水田環繞的村莊和勞作在野的村民是一道渾然天成的人文風景,只不過,滿地落葉讓人感嘆時光易逝,心中不免會生出一絲惆悵、幾許哀怨。

 

即將到達山頂的時候,一個寫滿故事的老院子讓人情不自禁地停下腳步。近年來,筆者探訪了利川境內上百座古宅大院,但原生態程度如此之高的院落還是頭一次看到。除了一條嶄新的水泥路以外,竟然找不出絲毫現代化元素。

背倚峰巔、前覽萬山,這是國人眼中最完美的居住之所。吊腳樓村落有致,夯土墻老而彌堅,翠竹林葉竿青青、石頭路苔蘚斑斑……一灣群鴨戲水的魚塘成為點睛之筆,讓整個村莊有了十足的靈性和倒影。

這座老院堪稱是一座土家傳統建筑博物館,其中,最有時代感的當屬那座外墻上鑲著五角星的白色土墻。據住在里面的老人講,此地是涼霧鄉九渡村十九組,小地名喚作牛角灣。這座老屋修建于上世紀六十年代末,是大集體時代生產隊里的糧食倉庫。

對我而言此物并不陌生,因為我最早的記憶就和它有關。1979年,農村的大集體生產已處于最后階段。我們老家的生產隊里也有一個集體曬場和糧食倉庫,當時稱之為曬屋。在稻谷收割的季節里,每晚都要派出村民輪流去曬屋值班。

 

在一個月光皎潔的秋夜,父親帶著三歲左右的我去曬屋睡覺。半夜醒來之后,卻發現父親并不在身邊。黑夜的恐懼讓我大哭起來。過了一會,父親就趕了回來,我依稀記得他的解釋是夜里煙癮犯了,所以趁我熟睡之時回到家里去拿土煙和煙槍。如今,四十年過去了,這個場景始終還清晰地停留在腦海里。

這個村莊雖然比較古老,但卻沒有絲毫的破敗之感。這一切,得益于家家戶戶都有老人居住。有一位好友曾經說過,居住和使用才是對老屋最好的保護。細想之下,這句話萬分有理。因為搬離,很多盛極一時的村落已破敗不堪,讓人徒生悲涼之感。

 

看,誰的母親背著一背簍新鮮蘿卜,佝僂著身子從坡上返回?不用問,這一定是在給家里喂養的年豬準備美食。庭院里打掃得干干凈凈,屋檐下堆滿了鋸得整整齊齊的木柴,這樣的場景讓人倍感溫暖。還有不到兩個月時間,孩子們都要從外地回到老家過年。那時候,父母就會用滾燙的爐火和香噴噴的臘肉為他們接風洗塵。

 

 

在牛角灣大院路口,一根落光了葉子的大樹以母親的姿勢默默地站立著。是等待亦是守候,等兒女們歸鄉之時,它一準會喜極萌芽。

人到中年身在外、家中雙親猶健在,這是一種彌足珍貴的幸福。只不過,還有很多游子卻揣著回不去的鄉愁。這種難以彌補的遺憾,讓人久久不能釋懷。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在線咨詢
聯系電話

132-5726-6772

富贵棋牌游戏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