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季到利川來看雪

2019-11-30

      冬天的利川,在麻雀的哼唧、屋檐的雪落、豆皮的翻滾和石匠的叮當聲中漸次蘇醒。

利川的雪,不像西北的雪那么豪邁。

“西風緊,北雁南飛”。北方的雪如施耐庵所說,那雪正下得緊。洋洋灑灑,從早到晚,從夜到白,密密匝匝,呼呼啦啦,不知道累的一刻也不停留,雪花瞬間就可以把你頭發和胡子掃白,不到半日便深厚過膝,讓人寸步難行。

利川的雪,不像江南的雪那么小氣。

“柴門聞犬吠,風雪夜歸人”。雪花飄落,輕一下、重一下,不那么急吼吼,總是慢吞吞,飄飄揚揚,盤旋著,歡跳著,飛舞著……像一朵一朵野棉花,下著下著,好像又變成了雨滴,觸地即化,淋濕一腔思緒,天地間上半截是雪,下半截是雨,妙趣橫生,讓人感動不已。

       利川的雪,總是那么從容,不慌不忙,不緊不慢,你想它早點來不行,晚點來也不行;不多不少,恰到好處,你想他下得多點也不行,你讓她不下也不行。就像利川的人,小城小日子,小富即安,轟轟烈烈很難達到,寡淡無味也很難做到。

       利川的雪,是一種情懷。沒有春日的溫暖,不溫不火,曬得人懶洋洋的像窩在溫柔之鄉。沒有夏雨的熱烈,沒有一陣烏云來就大雨傾盆,一陣接一陣的急驟、肆意、灑脫,節奏明快。沒有秋風的沁涼,把樹葉從深綠一天一天吹到枯黃,絲毫不理會世人罵她的不留情意,只要葉落歸根更護花。冬雪來臨,一家老小,在油燈晃耀下,圍坐在火塘邊,說說笑笑,講講鄉村野聞趣事,擺擺鄉間家常里短,說說個人收獲打算,天倫之樂打破冬天的沉悶?;蚣s三五好友,在火爐上溫上斤把苞谷老燒,用“綠蟻新醅酒,紅泥小火爐。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否?”下酒,佐以糊海椒拌醬油小蔥,吐吐內心郁悶,澆澆胸中塊壘,實乃人生快事!

      利川的雪,是一幅圖畫。山上,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,冰凌一根一根掛在松針上,云霧繚繞,十米不見牛馬;晴日,齊岳山上白茫茫一片,風車嗚嗚旋轉,山頂陽光普照,牛羊雪地歡騰。小路邊,青瓦白屋的墻角點染著幾株梅花,正凌寒獨自開放,香氣氤氳,把農家的炊煙裊裊,吹動著飄向遠方。水塘里,魚兒躲在塘底一動不動,靠夏天的過剩營養度日,無聊的白鶴可憐地蹲在冰上,餓得心里發慌;孩子們從家里端來凳子,翻面坐在冰面,有的在推,有的在拉,為自己尋找著童年的快樂,絲毫不管那冰會不會承受不住他們身體的重量。

利川的雪,是一股力量。漫長的冬天,山里往往是苦悶和寂寞的 ,但利川的大雪卻能改變了冬天的乏味難熬,帶來生命的力量。大雪厚厚地覆蓋土壤,把堅硬的土塊凍得松軟,土壤飽飽地吸滿雪水,為來年種子的成長蓄積營養;狡猾的害蟲最怕大雪光顧,氣溫日益下降,把它們一個個凍僵,直至死亡;那些冬眠的動物,正躲在地洞里,樹洞里睡大覺,哪管大雪封山還是北風呼嘯,用一個冬天的不吃不喝,養精蓄銳,等待來年快活奔跑;憋在房子里的孩子們,大雪是他們的福音,瘋狂地在雪地里撤野,堆雪人,打雪仗,你追我趕,就像在過一個跟兒童節一樣的節日。

   冬天來利川,聽雪,聞雪,賞雪,是清新自然的激動,是溫暖向上的感動,是起起伏伏的心動,讓平淡的生活增加更多的美!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在線咨詢
聯系電話

132-5726-6772

富贵棋牌游戏大厅